快捷搜索:

上海两大滑稽剧团合并,首推原创大戏《舌尖上

吴媚媚年龄小、出道早,人们呼之为“小妹子”。16岁在《啼笑因缘》中扮演沈凤喜、何丽娜两个出身不同、性格迥异的年轻女子而走红。 民国31年在笑笑剧团演出的《秋海棠》中扮演罗湘绮、梅宝两个角色,在华亭剧团演出的《小山东到上海》中扮演女主角秀娟。1951年参加艺锋滑稽剧团,在《红灯花轿》、《结发夫妻》、《毛头姑娘》、《烟花女子告阴状》等近二十部大型滑稽戏中饰演女主角。 1958年后进蜜蜂滑稽剧团、上海艺术剧院滑稽剧团,1974年退休。戏路宽广,表演细腻投入,塑造过儿童、年轻女子、中年妇女、老太太等众多的喜剧人物形象。44岁时还在《阿大阿二》中扮演天真活泼的红领巾,在《笑着向昨天告别》中扮演祖传中医华祖康善良敦厚的妻子,在《王老虎抢亲》中扮演老态龙钟、88岁的天官夫人。尤其是在《阿混新传》中刻划出一个溺爱孙子阿混到了不分是非的老祖母形象,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吴媚媚老师虽然7岁便登台演出,但总体上给观众的印象却是“越老越俏”,尤其是80年代初开始在上海人民广播电台1197千赫播出的系列小品《滑稽王小毛》中扮演“王妈妈”一角,更让观众们为之津津乐道,亦成为吴媚媚晚年的经典代表形象。90年代中期还出演客串过多部情景戏剧《新七十二家房客》、电视剧《孽债》等等。

图片 1

上海人民滑稽剧团、上海青年滑稽剧团是上海两个历史悠久的专业滑稽剧团,都位于黄浦区。今年8月,这两家滑稽剧团重组合并,成立了全新的上海独脚戏传承艺术中心。新成立的传承艺术中心将以滑稽戏、独脚戏创作和表演为己任,成为独脚戏这一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传承单位。 虽然新成立的上海独脚戏传承艺术中心还未正式挂牌,但两个剧团合并后,已经强强联手,推出了首部原创大戏《舌尖上的诱惑》,该剧也是2018年度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首演以来,已经演出了十余场,受到了观众的极大欢迎。上周,该剧再度在美琪大戏院演出,并在研讨会上受到专家肯定。 《舌尖上的诱惑》以老百姓最关心的食品安全为题,讲述媒体记者单宝宝在得到有关伪劣假酒的消费者举报后,和食药监局执法大队队长陈光明,两人里应外合,深入虎穴、潜伏卧底,与不法之徒展开了斗智斗勇的较量的故事。全剧人物众多,剧情生动,集中了两个滑稽剧团几乎所有的知名演员。剧中,钱懿出演充满正义感的媒体人单宝宝,和陈靓出演的陈光明展现了一组可爱的正义化身。酒业公司老板扮演者姚祺儿和扮演助理的潘前卫,一老一少搭档,满场爆笑桥段不断。原青滑的演员吴爱艺和薛文彬在剧中演出小三朱莉和歹徒,同样给全剧增添许多笑果。 而剧中让人尤其印象深刻的当属滑稽戏名家王汝刚演出的老太王翠花。在研讨会上,众多专家都表示,王汝刚跨性别扮演老太太的表演功夫已经炉火纯青,可谓上海滑稽界一绝,甚至称得上上海舞台上第一老太婆。著名影视编剧王丽萍第一次在剧场完整观看滑稽戏,她也对王汝刚的表演十分惊叹,说自己差点在舞台上认不出哪一个是王汝刚。 事实上,王汝刚也是新成立的上海独脚戏传承艺术中心的党支部书记兼主任。他表示,原有两个滑稽剧团现有人员合起来也并不是很多,对于当下的滑稽界而言,培养青年演员是迫不及待的任务。《舌尖上的诱惑》作为传承中心推出的首部大戏,既是希望能够有社会影响力,也希望能够给剧团演员更多的展示机会。而这部剧的题材贴近民生,贴近百姓,一经问世就市场反响十分看好。上海滑稽剧团凌梅芳在研讨会上对人滑和青滑合并表示了祝贺,她说,优质资源整合以后,剧团各方面的实力都增强了。在舞台上我们也看到了很多原来两个团的主要的力量,现在全都集中在一起,优势互补。 凌美芳同时肯定了《舌尖上的诱惑》,我觉得它这个戏是把焦点对准了政府和百姓都高度重视的食品安全问题,这个戏是贴近生活,关注民生,是一部接地气,有温度,正能量的现实题材的好作品。滑稽戏的说、噱、做、唱这个四门功课在这个戏当中都有体现,而且这个戏传传递了很大的信息量。从昨天现场来看是笑声不断,笑后带来一些思索,对滑稽戏是难能可贵的。 戏剧评论家戴平称自己在剧场里感受到了几百次的笑声,而且而是观众的开怀大笑,由此证明了这部戏的成功。我觉得是近几年来上海滑稽戏舞台上出现的一出难得的好戏。雅俗共赏,而且俗中见情,有感人之处。关爱老人在这个戏里面表现的比较好。 上海市文化发展基金会理事长陈东也非常赞赏这部作品的选题,因为选择了老百姓关系的话题,具有很强的社会基础,同时这部滑稽戏群戏也实现了滑稽戏演员的老中青传承。滑稽戏的宗旨就是说在笑声中引导民众,通俗而不庸俗。同时,接棒又不落棒,实现了老中青演员接力。

淮剧《金龙与蜉蝣》

淮剧、沪剧、滑稽戏,上海的三大地方剧种,先后都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本月,三个剧种各自有重量级的演出和活动登台亮相。先是上海淮剧团的镇团之作《金龙与蜉蝣》将于本周末在美琪复演;继而是历时10天的宝山沪剧团建团60周年暨沪剧表演艺术家杨飞飞从艺70周年活动在逸夫舞台隆重展开;上海人民滑稽剧团30周年团庆也会在岁末年初热热闹闹地登台。 庆生的庆生,复演的复演,虽然三大重头演出活动看似热闹纷呈,但不可否认的是,三个“非遗”剧种却日益处在社会文化的边缘状态,而演出活动的三个剧团也都各自有着难言的艰辛。上海淮剧团是沪上唯一的淮剧剧团,如果不是《金龙与蜉蝣》,剧团险些遭遇被驱出上海的命运;而宝山沪剧团和人民滑稽剧团都是各自剧种的区级剧团,虽然分别由华雯和王汝刚两位明星演员领衔,却仍然不可避免地处于弱势群体的状态。在这个热闹喜庆的12月,在关注他们的演出和活动的同时,关注他们剧种和剧团的命运,也许是更为重要的事情。而三大剧团的掌门人也向早报记者透露了他们各自的心声。 梁伟平: 很怀念《金龙与蜉蝣》的时代 《金龙与蜉蝣》不仅是淮剧历史上的里程碑之作,对于中国戏曲舞台也是影响深远,更重要的是,它曾经改变了上海淮剧团的命运。虽然时隔15年,在即将复演该剧的时候谈及于此,当年的三位主演梁伟平、何双林和马秀英依然唏嘘感慨:“这个戏,对于我们这个剧种,对于我们剧团,意义实在太大了!” 《金龙与蜉蝣》创作于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当时该剧的编剧罗怀臻、导演郭晓男甚至舞美韩生和灯光尹天夫都是名不见经传的后生。但《金龙与蜉蝣》却用“石破天惊”的舞台呈现震惊了剧坛,并救活了濒临灭绝的淮剧这一地方剧种,被誉为“十几年探索性戏曲走向成熟的标志”。15年来,该剧先后获得了文华新剧目奖、五个一工程提名奖、宝钢高雅艺术作品奖等各类褒奖43项。所有的主创都成为如今戏剧界的行业翘楚。 15年过去,淮剧虽然在上海留了下来,生存环境却没有太大的改变。观众层次较低,票价收入不高,成为淮剧生存的致命瓶颈,即使留下了中国戏曲史上都可称为经典的《金龙与蜉蝣》,即使15年上海淮剧团始终在孜孜探索“都市新淮剧”的发展之路,但前路依旧艰辛。扮演金龙的淮剧表演艺术家何双林现在经常在各地导演戏曲,他无奈地感叹,“我们剧团现在复排这出戏,主演也就是70元一场演出费,但是我去浙江小百花越剧院导戏,他们的龙套演员就有400元。” 当年扮演蜉蝣的梁伟平凭借此剧几乎囊括了国内所有的戏剧表演奖,如今也已经是上海淮剧团团长,但执掌着偌大的淮剧团,梁伟平冷暖自知,他只是感慨说:“很怀念《金龙与蜉蝣》的时代。” 虽然淮剧团生存艰难,但剧团却始终富有突围的精神。此次《金龙与蜉蝣》复演,完整保留了原来的版本,按照大家的说法,“因为原版太经典,所有细节都经过精心打磨,所以修改余地几乎为零。”不同的只是,全剧的演员采用了以老带新的方式,戏的前半场由青年演员张华和邱东海担纲,后半场则何双林、梁伟平、马秀英等原班人马悉数上场。尤其是77岁的马秀英依然宝刀不老,让大家颇为佩服。 梁伟平说,这次复演距离上次已经时隔四年,最高兴的事情是终于有小蜉蝣接上了班。而淮剧团也计划让《金龙与蜉蝣》排出青春版,让剧团的金字招牌一代一代传下去。而让这出经典能够有更多的演出机会,成为大家的共同愿望。 华雯:虽然剧团只有13人 但要唱出300人的效果 但凡去过宝山沪剧团的人,几乎没有不被其排练条件之艰苦震惊的。小小的排练厅基本就是一个简陋的仓库,因为屋顶破败全是漏洞,晚上在里面排戏可以望得见天上的星星;在露天场地制作布景道具;整个团的在编人员只有13个,剧团每年极少在市区剧场露面,但每年100场的演出任务只要半年就能完成…… 作为上海建团最早的沪剧专业团体,也是仅存的两个区级沪剧团之一,宝山沪剧团即将迎来60岁的生日,而剧团前身勤艺沪剧团的创办者、沪剧表演艺术家杨飞飞也正值从艺70周年纪念。在10天的庆祝活动中,剧团一下子推出了《茶花女》《宝华春秋》两台大戏和一个祝贺专场共5场演出,剧目的艺术质量让很多专家都感到惊叹,而更让他们感到不易的事是,所有这些事情,几乎都是剧团团长、梅花奖演员华雯带着她只有13个编制的剧团,在如此艰难的生存状况下干出来的。 虽然条件艰苦,剧团的生存也一直处在岌岌可危的状态,但生性倔强的华雯却始终坚持在这个阵地,“我们团现在编制人员只有13个,明年还有几位也到了退休的年纪。但无论是《茶花女》还是《宝华春秋》,我们的演出阵容还是很坚实的。就拿乐队来说,我们团里的乐队成员只有4名,这次为了《茶花女》,特别组编了31人的大乐队,一定要给观众专业的享受。” 宝山沪剧团的团庆震动了不少圈内人士,和华雯同属“五朵金花”的茅善玉、马莉莉、陈瑜和陈甦萍都将来捧场。而华雯对此更是笑着说,“现在我们得到了很多人的关心,排练厅已经修好了屋顶,装上了空调,‘很嗲’了。所以我们团里的演职人员都憋着一股子劲,不是说我们只有13个编制就追求13个人的艺术,我们要用13个人的力量做出300个人的效果。” 王汝刚: 希望更多年轻人走进滑稽剧场 相比宝山沪剧团,上海人民滑稽剧团的生存状况要好上很多。但同为区级剧团,人滑也需要走“自给自足”的生存之路,个中艰辛自然不少。好在人滑的演员个个知名,王汝刚、李九松、徐双飞、毛猛达、沈荣海、张小玲,无一不是上海观众熟悉的明星人物。 正逢上海人民滑稽剧团30岁生日,为庆祝“而立之年”,人滑的这些笑星们将于本月中下旬在儿艺马兰花剧场推出数台传统和新创滑稽戏、曲艺专场。其中最让人期待的当属综艺电视晚会《我们的笑家庭》,晚会犹如人滑“全家福”,不但有滑稽表演艺术家杨华生和绿杨到场助阵,李九松、徐双飞等几代滑稽演员也将粉墨登场,重温建团三十年来的历程,展示众多精品剧目片段。关栋天、赵志刚、茅善玉、孙徐春、梁伟平等沪上戏曲界精英也将作为特邀嘉宾登台助兴。 此外,明年1月人滑还将推出一台以谈话类为主的节目《五代同堂说滑稽》,节目中杨华生、绿杨等将率人滑四代演员共同亮相,叙述建团初期那些不为人知的动人故事。为展示剧团滑稽戏创作成果,滑稽经典名剧《72家房客》与原创作品《幸福指数》也将再度亮相舞台,展示老一辈艺术大师的艺术经典与当代滑稽艺术家孜孜不倦的舞台探索。而两台获奖和传统的独角戏精粹系列也将是此次人滑团庆的重头戏。 在团庆30周年的时候,明星扎堆传统坚实的人滑也面临自身的忧虑。团长王汝刚说,和许多传统艺术形式一样,滑稽戏也面临着观众老化的问题。为此,在此次活动中,他们特别邀请了日本最大的喜剧娱乐公司吉本兴业来沪演出,而人滑也将考虑引进他们“新喜剧”的创作模式。 王汝刚介绍说,新喜剧早在50年前就在日本红极一时,这种喜剧形式往往取材自日本普通老百姓的生活,但以现代流行音乐和具有视觉冲击的多媒体包装,深受当地观众,尤其是年轻观众的欢迎,“我们希望将新喜剧与滑稽戏做一个嫁接,将其进行本土化改造,除了带给老观众耳目一新的感觉,也希望能吸引更多年轻人走进剧场。”

本文由美高梅游戏官网娱乐发布于明星八卦,转载请注明出处:上海两大滑稽剧团合并,首推原创大戏《舌尖上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