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今天不談電影,聊談網路上對於該片的兩極反應

好萊塢應該不會高興的,因為我是在我的電腦前花掉了這冗長的兩個半小時,而不是在昂貴的電影院裏,而且我必須承認,中間有不少段落是以2倍速快進的。

首先,對於日前網路上對於刺客聶隱娘的兩極反應,自己也算是開了眼界,長了見識(感謝互聯網的發明,讓我可以同時看到這樣多人的心聲)

關於《唐山大地震》,馮小剛大導演在微博裏這樣說:「當然,你也許會說,我他媽就不感動就沒感覺。一定會有這種人的,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要不然怎麼會有人拎著刀去幼兒園見孩子就砍呢。別誤會,我不是說不感動的人就是沒人性,我的意思是說,什麼人都有。」
大導演把我們當罪人訓,搞得不少人只有弱弱地回一句:「本來要去看的,聽了你這話,不去了。」不去!馮大師繼續罵我們:「聽不懂人話可以原諒,裝弱智就是自取其辱。」他話音沒落,劈裏啪啦一堆掌聲,掌聲大意是:蠅頭小民就是欠罵欠揍,馮大師敢罵敢揍是真鳥!
是鳥。地震!大地震!唐山大地震!看到這樣慘絕人寰的景象,是個人,都會稀裏嘩啦。可是,馮小剛先生,他媽的我流了淚以後,還真是不感動,你罵我是「外星人」我還是不感動,因為你的電影道德和電影技術就是赤裸裸的五億票房。回想起來,一直來,全國人民都還挺喜歡你的八面玲瓏,王熙鳳似的,你上得榮寧府,下得大觀園,陳凱歌、張藝謀改走國際美學路線的時候,你倒似乎是一直把中國觀眾放心上。當然,你給咱賀歲,咱也給你臉,雖然你一隻手跟老百姓打拱,一隻手從工薪袋掏錢,老百姓也小剛小剛地包容你,喜歡你。我父母這一代的觀眾,忘了張藝謀的名字,但記得馮小剛。我這一代的觀眾,對陳凱歌絕了望,但寄希望於馮小剛能擊敗好萊塢的票房。
實事求是地說,《唐山大地震》的票房如果能超過《阿凡達》,我們都會高興,這個,大家都懂的。但是,跟著《唐山大地震》這樣一個悲情題材一起出場的,左手是得意洋洋的五億口號,右手是淫威嘎嘎的微博謾罵,這樣的戾氣,我沒有其他聯想,就是當年國足。
馮大導演,如果你本人親自被這個電影感動過,如果元妮的台詞「我過得花紅柳綠更對不起你」,也是貴劇組的由衷表達,那麼,把五億票房捐給唐山吧。如果張靜初最後的五個「對不起」也是你的心聲,那麼,為了你非常不唐山的微博,也跟博友說聲對不起吧,因為就像你的台詞說的,有些東西,沒了,就是沒了。趁現在,你微博的酒瘋沒過,對馬上要消失在地平線上的觀眾,你應該說聲對不起。按你電影的修辭,張靜初那聲嘶力竭的「對不起」不光是說給徐帆一個人聽的,那麼,你對觀眾說對不起,也不光是為了你自己。
再說了,你實在是太應該說對不起了,因為你的五億票房不是你的電影藝術整來的,你挾持了整個民族最大的傷口,你把傷口揭開給大家看一下,然後放大一個真空的個人悲劇,以《讀者文摘》的故事水平處理了一個具有無窮大政治背景和無窮大意義的歷史事件。你水平有限我們不說你,你力不從心我們也不怪你,畢竟你的電影履歷也不足以讓你踢進世界盃,可是,你糊塗了,你以為有票房就是沙皇了,你以為五億票房是你自己掙來的,媽的,你老婆打李晨那一嘴簡直可以打在你臉上,觀眾選擇《唐山大地震》,放棄水泥板的另一頭,是沒得選擇的選擇啊!

這是一部廉價的電影——無論它花了多少億,或者已經(將會)掙回多少錢。

首先,不談電影,先談風波中反方的風度。

據說,借著《唐山大地震》的眼淚攻勢,張藝謀的《山楂樹之戀》也出爐了眼淚廣告,如果,五億元眼淚能洗淨中國電影的大片原罪,那麼,我願意再去電影院哭一次,可是,我怕我們這些善良的觀眾最後的命運會像《唐山大地震》中,收養了張靜初的陳道明,用我媽的話說,白疼她一場。
文:毛尖

好吧,我承認我認真了點,這只不過是娛樂片,並沒有必要去挑剔那麼多不科學不合邏輯甚至不合理的情節,而且應該也沒有人會把它當作科教片來學習吧。不過作為觀眾,即使沒有買票我也要說這電影的宣傳比這電影本身更吸引人。

事實上看了這樣多的負評者的發言,內容集中在表述沒看過這樣的大爛片,還嘎納電影節....。而讓他們之所以如此義憤填膺的重要原因是之前媒體給了他們太多的錯誤資訊:特別是渲染了侯孝賢的神一樣的大導演地位以及嘎納電影節最佳導演獎頭銜,媒體一窩蜂地捧侯、捧本片....於是乎,他們很氣,非常氣,氣導演裝逼,更氣媒體跟著裝逼...而他們的真實經驗是,進戲院屏氣凝神看完片頭之後就發現被騙了,這是部大爛片。於是乎退場的退場,滑手機、呼呼大睡、聊天、笑場...許多出格的事之所以發生,都是電影的錯、導演的錯、媒體的錯.....勉強撐到退場的人在步出戲院時還不忘彼此喃語:看了場風景紀錄片...等等。

看來瑪雅人的末日傳說很對 Roland Emmerich 的胃口,再將聖經中挪亞方舟的傳說添油加醋地放進去,並且不忘記那些流行的政治隱喻,然後由高科技的視覺衝擊加以包裝,這基本上就是這兩個多小時的主要內容。如果說在熱身作《The Day After Tomorrow》中還多少鑲嵌了環保主義的暗示的話,這部電影裏連這點噱頭都被拿掉了,除非你認為誇張與恐嚇也是一種宣揚環保的方法——這位拍《Godzilla》的導演只是想嚇嚇你。

對此,我要問的是,真有這樣嚴重嗎?
買票進戲院此一消費行為與日常中進超商、餐廳消費這類行為有什麼不同?而日常生活中一旦發現購買的東西不如預期或餐點個人覺得很難吃(不是食物安全問題),怎麼辦?
要怪媒體、廣告、親友,還是怪自己沒有判斷力?
會惱怒與後悔乃是人之常情,然而不如意事十之八九,最終還能怎樣?成熟的文明人會告訴自己下不為例,謹記此次慘痛經驗權當是花錢買經驗!

我一點也不懷疑在西方人的帶領下我們正朝著滅亡大踏步走去,只不過我不相信會是如此戲劇化而且——西式——的方式。而且這電影裏徹頭徹尾地仍然是當下西方思維方式的寫照,從那十億歐元的船票開始——即使在地球明天將毀滅,我仍不介意收點錢——可即便如此拯救成功,只要我們的文化方向不改變,好了傷疤忘了疼,這也不過是兩首滅亡詠歎調之間的小歇罷了。

所以,你大可以因此將侯孝賢列入拒絕往來戶,以後打死不看他的電影。但,你若因此要大罵他裝逼、吃屎...那只是暴露自己的教養出了問題...
蘇軾與佛印的見屎與見佛的故事反映的就是一個人的心境、氣度與格局。
而究竟是否有人裝逼這件問題,我認為這類討論與莊子、惠子當年在濠上激辯魚快不快樂一樣,是沒有結論的。

即使電影本身而言,這位喜歡拍怪獸和外星人的導演也沒給我留下什麼深刻印象。這兩個多小時裏出現了不少人物,還有不少按照西方人一貫的想像穿戴上世界各地的民族服裝和道具,可無一不單薄得可憐,一陣洪水過後剩下的還不過是好萊塢式的英雄主義以及親吻與擁抱?

但是,有件事還是得提出來,即,看電影自然是自家事,好不好看,喜不喜歡,是絕對主觀的。然而電影院屬於公眾場所。進戲院關手機、保持肅靜是最基本的觀影禮節。所以說,當你在戲院認為觸到雷區時,你大可保持風度安靜退場,而不是在那裏滑手機、講電話,極盡所能表達不滿但卻忘了還有想看片的觀眾在場.....

另外,不知道是不是導演想說的,但電影又一次向全人類證明,只要和美國扯上關係,就沒有什麼好事(比如那操著朝鮮或者泰國口音的“西藏人”本應順利的偷渡,以及稍後的偉大的人道主義開門事件……)。

易經說,雲從龍、風從虎。物以類聚,人以群分,要勉強雞兔同籠不是折磨是什麼?

對於這樣一部電影,我實在沒有更多的可以說了。很巧,今天正是哥本哈根派對開幕的日子,Roland 或許不會錯過這機會又在地球上的某盞聚光燈下高談闊論他創造出來的世界末日的警示以及其他更高尚的深意,或許還會建議你到電影院裏去參與拯救地球……

就算是裝逼,也是他人的自由?您生氣什麼?

好吧,我只能說,謝謝你。

不是說,有容乃大?

本文由美高梅游戏官网娱乐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今天不談電影,聊談網路上對於該片的兩極反應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