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漫谈美子

早在多场学校影迷交流会上经常听到老美谈到他们对李沧东的崇拜及对"密阳"的欣赏. 对美国人来说, 韩国电影的振兴和年年层出不穷的好片是一种新观影体验, 每年必有那么一部韩国片是众多美国影评人笔下的焦点, RR在2010年多次在各种各样的年度总结提起奉俊昊的"母亲", 去年更是在各种奖项提名中看到李沧东和易静熙的身影.
 “诗”--英文名之Poetry成为2011年除了A Separation外最响亮的外语片名.

------给《第一财经日报》写的。。。

凭借《诗》,李沧东获得戛纳最佳编剧奖,这就能活活气死三拨人:作家、导演、编剧。倒不是因为在每个领域都极其优秀,而是因为,他是一位有名有利的作家,一名有文化的导演,和一名能执导筒的编剧。
    
    ~《诗》讲述的不是什么故事~
    
  《诗》讲得当然不是如何成为诗人、如何写诗、以及诗和生活的关系,虽然影片里有大量情节——按照粗暴的讲法——很具“诗意”:女性啦,花朵啦,河流啊,诗歌训练班啦,树叶的摇曳,丰收的果园啦,但是仔细回想,这位女性60多岁了,花朵是假的或是痛苦的,河流里飘来的是尸体,诗歌训练班里每个人的回忆都是痛苦的,摇曳的树下是一群强奸犯,丰收的果园里是加害者面对受害者时痛苦的良心拷问。   
  《诗》讲得当然也不是“女性”,鉴于主演非男即女,只因尹静姬为主演就说它是女性题材电影是很不公平的。李沧东接受采访时,也认为毋宁说是人性而非女性。但是有此二者,即“女性题材”和“诗意”的标签,这部片子以一种简单粗暴的方式被接受了,就好比说《密阳》的主题是反基督教,说《绿洲》关注的是底层边缘人的内心。   
  那么这是一部如奉俊昊的《母亲》一般展现亲情的祖孙电影么?更不是,只要想想多数场景中,祖孙之间只有无法消除隔阂和陌生,孙子只看电视听摇滚乐,祖母连电脑都对付不了。甚至在轮奸案发生后,祖母进屋要和孙子谈谈,画面非常有冲击力,孙子被子蒙着头,祖母使劲全身力气也没办法掀开,而对话只有一句:为什么?但这个问题,影片结束都没有答案。
    
    ~《诗》讲述的是什么故事~
    
  《诗》讲的是一个女学生被六个男同学强奸多次,最后自杀的故事。不,不对,它讲述的是女学生被六个男同学强奸最后自杀,除了美子,全世界都对此视而无睹的故事。李沧东本有更澎湃的讲法,比如《密阳》那种不忍逼视的疼痛,让人没勇气再看一遍,但《诗》的叙事手段非常隐晦含蓄,也更深沉曲折。   
  故事由两条线索展开。第一,美子要写出一首诗;第二,女同学投河自杀,男同学们的家长们(包括美子)解决善后补偿问题。
  
  稍微有点编剧常识,就知道李沧东的胆子有多大才敢拿第一条线来当主线,就像只有李沧东才敢用《诗》来做电影的名字。影片用了巨大的篇幅讲美子如何观察世界,如何做笔记,如何寻找灵感。但等一下可以看看,美子记下诗歌笔记,以及诗歌出现的场合,都非常荒谬。
  
  事实上支撑《诗》的是第二条线,虽然这条线展开的非常缓慢,既缺乏时间的紧迫性,情节上也没有戏剧性,更兼这条线不断地被自然美景和诗歌朗诵会打断,但故事的主干还是很清晰地:美子的外孙和另外五个男同学一道,在科学实验室强奸班上的女同学朴姬珍数月之久,导致其最后跳河自杀。事发之后,学校和家长都力主隐瞒,想与受害者家属私下达成赔偿协议了事。美子作为家长之一,也被裹挟进这件赔偿案之中。   
  
  李沧东的《诗》最重要的特点是细节完整。一个女孩儿自杀身亡,来看看这条线的整个细节。
  美子在医院门口看到自杀女孩的妈妈,紧接着就在超市和偏瘫老先生的媳妇谈及此事,对方的反应是完全麻木,而且对比极其强烈,因为之前和之后,这个媳妇和美子的对话都很完整,恰恰是关于死去的女孩,对方完全是置若罔闻,连客套性的敷衍都没有。
  美子第二次和孙子谈到自杀的女孩,孙子完全不关心自己的同学自杀了,两眼看着电视,问外婆要新手机。
  美子正式知道自己的孙子是强奸犯时,一群家长约在一起,有的赶时间,有的想喝点酒,有的说这女孩其实很又矮又丑,而且并非被强迫,有人责怪学校管理不严格,还有些好奇男孩儿门为什么找这么个丑女孩,话题直接就切入赔偿。没有人觉得震惊,没有人觉得罪恶,没有人想这些孩子该受到什么惩罚。家长们几次的碰面,镜头上都有种难堪的轻松,最后赔偿谈妥之后,有人用了“万事大吉”四个字。
  接着是学校的老师来了,也是简短几句话,保证绝对保密,希望双方尽快达成协议,否则学校难看,男孩子们的前途堪忧。   
  而其中最恐怖的,是孙子的表现。他知道女孩自杀了,知道外婆知道了,外婆把女孩儿的照片放在自家饭桌上,可他居然跟什么都发生一样,吃零食,看电视大笑,照样踢球,照样打游戏。   
  
  这一切都太平静了,李沧东的镜头下,一切都平静的近乎诡异,黄昏时乘凉的老人,玩呼啦圈的孙子,打羽毛球的两个人。怎么能这么平静,罪恶在黑夜里都闪闪发亮,可没有人有哪怕一点内疚,船过水无痕。她受不了,她质问孙子,她去参加女孩儿的葬礼,她偷女孩儿的照片,她去科学实验室,去女孩儿跳河的大桥,去尸体被发现的地方,她到女孩儿的家里看到照片,她见到女孩儿的妈妈,心中的内疚和罪恶感灼烧的她仓皇逃跑,不能言语。老年痴呆症的症状是健忘,可荒谬的是,比她年轻的人,忘记的速度比她快得太多了。
    
    ~诗和荒谬~
    
  美子想写出一首诗, 这条线索像是一只埋藏的非常深的钟摆,给故事的推动力比赔偿费还来得深刻,而它的表象就是诗歌课程的结束之前,人人都得写出一首诗来,而美子无论如何都找不到任何灵感,她不停问,问老师,问女诗人:怎么能写出一首诗?   
  
  翻回头看看,诗歌都出现在什么地方:
    美子第一次观察苹果,学着写诗<——>七个男生在锁着的门里讨论被轮奸而自杀的女同学
    美子坐在大树下观察和感受一颗树<——>美子即将得知孙子是强奸犯
    美子蹲在鸡冠花下第一次写下诗歌“红如血的花朵”<——>美子得知孙子是强奸犯
    美子在操场上第二次写下诗歌“鸟儿的歌声,他们在唱什么”<——>一群未成年的强奸犯在操场上无忧无虑的踢球
    诗歌朗诵会“写诗是为了唤醒在内心心深处的孤独的呐喊”<——>美子观察孙子强奸女孩的科学实验室
    美子在郊外写下诗歌“坠落尘土的杏子,在它的来生会遭到压榨和践踏吗?”——>美子到田野里找受害者的妈妈要求降低赔偿费
    影片结束,杨美子留下一首诗歌<——>大桥上死去的女孩转过身  
   
  所有诗歌都出现在完全没有诗意的地方,相反的,它们都出现在最残酷最痛的地方,那些伤害、死亡、疼痛、荒诞、折磨发生的地方,那些无法挽回的地方。诗歌是她理解世界的地方,她无法理解这个世界,她打不开孙子的嘴,打不开孙子的电脑,她不能理解她深爱的孙子,她只能训斥“连动物都知道为自己善后”,她只能把女孩的照片摆在孙子的眼前,到最后她只能把孙子送走;诗是她治愈自己的地方,她也无法解决自己的内疚,无法宽恕自己,无法用一笔钱就两下勾销,所以她发狠斥责读诗的警察常说黄段子,玷污了诗,但声东击西也不解决问题,最后,她只能抱着膝头在夜晚的街道哭了。警察大叔过来问:干嘛哭啊大姐,因为写不出诗?   
  
  美子写不出诗的地方,最明显是在女孩尸体被打捞的河边。镜头非常直接。她坐在那里,笔记本上空无一物。一滴水滴下来,接着是更多的,噼里啪啦纸上全是水点,这当然是春秋笔法,明着写雨,暗着写泪。因为下一场立刻就转到偏瘫老人家,美子冲进大雨杀到他家去和他做爱。为什么呢?因为老先生之前谈到死亡。美子在河边坐着的时候,想到的一定是死亡,面对死没有诗,痛苦像是瓢泼大雨劈头盖脸,浇得她无处躲无处藏,对死的悲痛,对生的内疚,补偿到老先生身上了。诗就是生活,并非说生活像诗一样美好,而是说,诗并不美好,而是像生活一样充满苦痛和救赎。比如诗歌班上,镜头对准一个人,每个人的回忆自知不自知的充满痛苦,那一段非常动人。
    
  当然,她最后写出了一首诗,在影片结束之时。强奸事件因为媒体的介入和刚正不阿的警察,无法一了百了,孙子被警察带走了。两次打羽毛球,简直是传神之笔。第一次是影片开头和孙子打羽毛球,孙子完全心不在焉,最后跑了,祖孙俩的世界是断裂的,无法交流的,祖母的想法孙子是完全置之不理的。后一次是和警察打羽毛球,当时孙子已经被塞进警车,美子看到,却仍旧和警察,一拍一拍,所有的态度都在其中,某种程度,她的内心是认同这种惩罚的,但她又深爱着孙子,这种矛盾和痛苦的具体体现,就是美子自此再没出现在镜头里,只剩下一首诗。她终于写出来一首诗。   
  
  《诗》当中的诗意的荒谬,简直不是硬币的正反面,而是有两个正面的硬币。比如美子爱美爱花,第一次看花是鸡冠花,鸡冠花语是庇护,但当时她刚得知孙子是强奸犯;第二次是在医院看到山茶花,美子说,红色的山茶花代表苦难,但大夫告诉她那花是假的;美子急难之间向偏瘫老先生求助,老先生毫无情义的问:我为什么无缘无故给你钱,一段生死的恩义瞬间成了敲诈;他们在酒馆喝酒,遇到一位年轻的诗人,非常犀利,美子苦苦寻求写诗的办法,而这个年轻的诗人不相信每个人心里都有诗。最惊心的例子,当然是美子和被害人的妈妈攀谈,互相却并没认出来,那么诗意的一刻,突然美子想起来自己孙子逼死的就是这个女人的孩子,那种荒谬感简直就是劈面一巴掌。  
  
  但美子最终是写出一首诗来了。美子在诗歌训练班的老师有一段话:想写诗,你必须善于观察,生活中最重要的事,就是观察,我们是在观察中生活。你们多少次见过一个苹果?一千次?一万次?一百万次?错。你们以前从未见过苹果,一次都没有。对苹果产生兴趣,去和它交流,才算真正看见它。凝视它,观察它的阴影部分,从每一个角度感受它,运用想象力,想象阳光被吸收到苹果里,这才是真正看见一个苹果。如果你们真的看见了什么,你可以自然而然的有所领悟,例如春天的积水,请准备好纸笔,等待那个时刻的来临。  
   
  美子是个天生的诗人,她感知世界的方法天生就是如此:“对她产生兴趣,去和她交流,才算真正看见她。凝视她,观察她的阴影部分,从每一个角度感受她,运用想象力,想象孩子们曾经在街道上摇着呼啦圈,想象她穿过学校的操场,想象学生们在教室里听讲,想象她回到院子里和狗玩耍,想象一个孩子在黄昏里追着公交车奔跑,想象她们登上公交车,想象我来到你跳下的河边,这才是真正看见你。”这份对人世的用情之深是很难的,美子的扮演者尹静姬也说美子是“这世间一份难得的礼物”。
    
  而李沧东拿到这个戛纳编剧奖实至名归。这个剧本的难度,是在于以虚写虚。它把人对世界的感知和关系,落在两个“虚”的主题上,一是自我救赎,二是诗。这两个主题,但是一个分开来就非常难讲明白,更何况是打通了两者之间超越语法意义的通道。这两个庞大母题在杨美子身上和二合为一,把自我救赎的道路并列在寻求诗的过程当中,两者的痛苦,两者的艰难,在整部电影中非常完整的表达尽了,而结尾处,全是空镜头,夕阳下奔跑的孩子,欢腾的狗,湍急的河流,第一人称镜头和第三人称交互使用,标识出杨美子的行动轨迹,这时候诗歌声起,第一句是:
  
  你那里好吗?   
  还是那么美吗?   
  ……  
  你能收到我没敢寄出的信吗?   
  我能表达自己不敢承认的忏悔吗?  
  时间会流逝,玫瑰会枯萎吗?
  
  诗歌中部,死者的声音出现了,生者和死者的声音此起彼伏,念诵着同一首诗。杨美子完成了自我救赎的历程,电影结尾,死者转回脸,轻轻说:
  
  我开始做梦,   
  一个充满阳光的早晨。
  我再次醒来,   
  在炫目的日光下,   
  我看到了你,   
  站在我身旁。
  
  这种处理非常冒险,因为太含蓄了太深沉了,影像已经开始尝试叙说随时都会超越其表达范围的东西了,所以很多人不大搞得懂这串空镜头和那首诗,也觉得故事没头没尾的。两种“虚”的主题:自我救赎和诗,在一连串影像中高度共鸣,女孩的朗诵和笑打开了宽恕之门,就像有人问《绿洲》里男女主人公会团聚么,这根本不算是个问题,故事的结尾是封信,是女孩在阳光里洒扫房间,这就是李沧东故事的解决方式。最后,电影回到起点,那黑魆魆的流水。
  
  剧本能挖掘出两者之间超越语法的关系,把这两条主题绑得骨肉难离,场次如此对比强烈又不喧宾夺主,这是非常非常困难的。更困难的是,怎么把深层主题上的非语法关系,在影像上实现出来。《绿洲》的主题是爱情发生学,因为剧本层面的减法已经做到极致了,呈现的结构就非常纯粹,纯粹到心碎,心碎到绝望,在这绝望中却生发出一切美好的品质,好比破碎镜面的光斑,原来是飞舞的蝴蝶。《密阳》的主题是主副线,关于宽恕和爱情,主副线的交集很少,大篇幅的力气都在宽恕上。爱李沧东,大多数人是《绿洲》,然后是《密阳》,但《诗》差不多就是单纯考编剧能力了,没有任何讨巧的手段,连个正经八百的配角都没有,就一女主角抗一整部戏。除了尹静姬,再没有任何可炒作的点。
  
  《诗》让我想起卡佛的小说《家门口就有那么多水》,主题高度同构。
  
  题外话,作为导演,他的一些典型镜头还是一眼就认得出来。奔跑的火车流淌的河水,贴在玻璃上变形的人脸,在《绿鱼》和《诗》都有惊心动魄的用法,对人物的塑造也非常精确,《绿洲》里薛景求追拍摄车的那一场,《绿鱼》追警察车的那一场,可以当教科书啊。《诗》的剧本非常难做,能做到这种程度,也得服了。

美子, 片中的主角. 年过六甲的邻家老人, 倘若在韩国真见到美子这样的人, 不知道要以怎样的敬语去称呼, 她的美和温柔让我不舍以할머니(外婆)相称, 但她眼角的鱼尾纹和眼中对往事的留恋又透露了她丰厚的人生经历。她带白色的帽子, 吝惜自己的美丽, 穿整齐的套装, 言语见的轻巧和温柔, 这一切表现了她对青春的留恋和对优雅与美丽的追求.

一部叫做《诗》的电影,讲一个如何写一首诗的故事。恐怕也只有李沧东能够有如此的耐心,和如此的功力,来讲如此缓慢深沉,如此迷人的故事,而且还凭借此片赢得了今年嘎纳电影节的最佳编剧奖。上周“韩国电影展”再度来京,前年人们在大银幕上看了他的《密阳》,今年则可以看这部最新的《诗》。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苏美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美子的生活很简单, 生活不算贫穷, 偶尔为邻居半瘫痪的社长做身体清理赚来的一比小钱可以让她很开心, 她追求其实不高, 每天给孙子做饭, 饭后打打羽毛球, 这些是她生活的主体.

韩国电影的全面崛起,是有目共睹的。从当年的“新浪潮”运动,到如今不光有各种丰富的类型片,也有大片给纯艺术电影的空间。李沧东作为曾经的“韩国新浪潮”的青年干将,把那种老派的电影风骨一直保持和发扬开来,他拍的电影数量极其有限,但每一部都是精品。在他的镜头下,女性总是显出不可思议的力量,不论是《薄荷糖》,还是《密阳》和最新的《诗》。《诗》最为引人注目的也是女主角尹静姬,她已经暌违银幕15年,曾经是韩国电影新浪潮时代的女神式的演员。

美子对生活和自我的热情却在这平淡的生活里试图获得释放. 她铭记高中老师一句简单的---美子你以后会写诗, 便加入各种读诗团想去完美儿时的梦想. 她见到做诗的前辈便问, 我要怎么去找灵感,怎样去做诗?片中没有明确给予美子与其他想要做诗人的对比, 但我们很清楚的察觉美子对艺术对诗和世界之美的追求绝对不是泛泛之谈, 她抱着一种奋不顾身的渴望去学习诗的创作, 但灵感和老师一再对她强调的重点--对世界美得察觉却未能和美子达成共鸣.

她在电影里扮演一个已经65岁,还仍然有一颗赤子之心,喜欢美好的事物,总是打扮时髦,讲究干净的老太太杨美子。她和外孙相依为命——女儿离婚之后就把外孙留给了她,自己去了釜山。她在小镇上靠低保和做护工抚养外孙,生活并不容易。她还依然美丽,却渐渐开始健忘,患上老年痴呆症。她去医院检查之后,路遇一个刚刚痛失爱女的母亲,后者的女儿蹈水自杀了。回家路上,她偶然见到一个诗歌写作的讲座海报,虽然报名时间已经截止,她还是努力加入了进去。慈祥的诗歌老师教导她,要从不同的角度看生活,哪怕是一个苹果。

美子, 陷入了困境. 一方面, 她努力将自己融入世界去感受和触碰美丽, 另一方面, 孙子在学校和其他无名男生强奸的女子跳河而死的噩耗成为她过不去的一道坎, 她的内疚, 她的惭愧,潜意识的阻止了她寻求美的渴望. 这时候去追求美, 怎么对得起那死去的少女? 美子不断的纠结, 她无法忍受其他五名学生家长的冷漠和残酷, 她逃避他们的对话, 走到外面对着玫瑰写下“红的像血一般”这样的诗句, 从此刻起少女之死不仅成为她内心情感波澜的起因, 却也成为她对艺术灵感的来源.

和所有祖孙隔代生活的家庭一样,外孙是家里的小霸王,她最大的满足是让外孙大口大口地吃饭。如果故事只是这样进行下去,那不过是一个“不合时宜”的高龄“文艺青年”学习写诗的故事。李沧东的功力就在于此,他能够把细腻入微的耐心传递到观众那里,即使是如此平淡如水的生活,也让人能够一直目不转睛地看下去。

美子的困惑在片中表现的很微妙,除了几次美子和孙子的正面冲突, 你几乎看不到很多她情绪的转折. 但电影不断的铺垫, 将美子因为少女之死做的种种事情展现: 她去灵堂, 偷了少女的照片, 跑去学校强奸地点的科学教室, 去看少女死去的河, 这些小的事情穿插在电影中, 真实的表现着美子自身的罪恶感不断的加重. 她可以白天去参加诗颂会, 聚餐时快乐的和别人谈论诗歌,但聚餐结束和, 她蹲在外面的墙角放声大哭, 罪恶和内疚不断侵袭着她, 她如此无助, 不知如何去救赎.

她努力寻找写诗的灵感,对生活中美好的事情充满了好奇和关心,有一颗敏感而纤细的心。但她的生活当中并没有那么多诗意,不但琐碎,甚至还有罪恶——那个少女的自杀,正是拜她的外孙及其死党所赐。几个男孩的家长集合到一起,商量用多少钱可以封住那个母亲的嘴。在这些人看来,她只是一个奇怪的老太太,在他们商量用钱买来儿子未来的前途的时候,杨美子拿着小本子,对着盛开的花朵寻找诗歌的灵感。

成为鲜明对比的是美子孙子的行为, 尽管自己做下虐罪却无视后果, 打电动看电视, 没有一丝对死去少女的怜悯之心. 他面对外婆的质疑选择无视和逃避, 而这样的行为让美子无法获得任何的解脱,反而加深她对少女的内疚. 美子为了给少女家人一笔和解费做出了违背她人格的事情, 但从美子的眼里, 我没有看到后悔, 我深信她从不后悔她的决定, 她以她自己的方式去做牺牲是自我救赎的行为. 她以为用这样的方式, 罪恶感会消失, 灵魂会得到解放, 而她可以重回到那个在影片开始安然美丽的女人.

宗教对于李沧东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背景。杨美子是所有家长里唯一一个参加自杀少女追思会的,但她似乎总是要慢半拍,或者说她总是处于疏离之中。教堂的追思会上,人们都站起来唱圣歌,而她却依然坐着。是出于内心的罪恶感?还是出于不知如何是好的犹豫?李沧东镜头里的杨美子,有着一种上上世纪末、上世纪初的俄罗斯小说里主人公的品质,好似陀思妥耶夫斯基笔下人物。只不过那些罪与罚的波澜起伏,她在教堂里并没有体现出来,只是留下一滴泪水,悄悄拿走门口的少女照片,跌跌撞撞地离开。

但她没有得到解放. 在和解会上她无法直视少女母亲的眼睛, 她起身离开, 因为内心道德的指控让她无法忘记孙子的冷漠. 钱给了少女母亲那只能算是一种安慰, 到底要用什么样的办法去真正赎罪? 美子内心对正义的追求被迫她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 大义灭亲, 将无知的孙子提交到警局.

她把女孩的照片放在自己家的桌子上,大约是企盼外孙能从冷漠之中觉醒。但外孙和死党们就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一样,看到女孩的照片似乎很难说有什么触动。家长们甚至觉得好奇自己的孩子,“为什么会看上那样一个农村的姑娘”。她被其他家长当作说客,去说服女孩的母亲接受他们的价码。杨美子在田间找到了她,见面却没有说出被嘱托的话。

电影的最后15分钟将尹静姬的演技再度升华, 她的决绝和对孙子的不舍, 她的困惑和对黑白对错的认同, 她所追求的平静和自己打破的安稳。 随着孙子的离开, 她内心的墙壁终于瓦解, 灵感无限涌入, 她提笔写下自己的第一首诗.

之后的情节并不太出人意料,杨美子用自己衰老的身体和风烛残年的雇主交易,换来了其他家长要求的钱。她仍然执拗地追求着美好的东西,对诗友聚会时有诗歌爱好者说黄色笑话深表愤怒。而警察最终带走了她的外孙,个中并没有明确得好似说明书一样的过程。李沧东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曾经说过,他想要一种开放的故事,可以让人们自己去思考。所以我们也并不知道,杨美子是否举报了自己的外孙,她最终究竟如何选择自己的生活。唯一可以知道的,是她不停寻找灵感,最终写出了自己的诗:“你那里好吗?还是那么美吗?你能收到我没寄出的信吗……”

电影结局来到美子和少女都来到的那条河, 少女的黯然一笑和美子的消失带来了一个开放式的结局. 美子去了哪里? 做了什么? 她还像以前一样穿碎花的套装, 踩着坡跟的高跟鞋吗? 她还偶尔看着树和树枝的飘动去寻求美吗? 但仿佛一切都不重要了, 美子达到了自己的救赎, 而她解放的心情可以无限的去感受世界的美, 她的优雅会一直伴随着她, 在自己的笔记上记下千言万语, 生命的真谛.

有人认为这是《密阳》的反面,因为《密阳》当中女主角始终在寻求宽恕杀害自己儿子的凶手,而《诗》里的杨美子却一直在想办法替自己的孙子赎罪。但终究而言,两个女性其实都在寻求自我的救赎。杨美子的救赎恐怕比《密阳》里的女主角要更难一些,因为她身边没有一个几乎不计得失地爱着她的男人,周围只有一片冷漠,陪伴她的只有对诗的追求和大自然的美。

尹静姬凭此片获得多个最佳女主角提名, 并获奖无数. 很多人在看完片后被她年过六十却仍保存的优雅细腻而折服. 和我的韩国朋友漫谈尹静姬, 才得知当年成为影后和总统产生了丑闻, 民间流传总统将她介绍给久住法国的钢琴家, 于是尹静姬从此逃避了媒体, 并且再没有回归到银屏和韩国. 她和总统之间的感情, 有人说她是被迫的, 但已无从考证. 但光凭她如此深厚的演技, 和她对美子这个角色的完美诠释, 我无法停止得对她产生好感. 那些躲避与法国的时光,是什么样的契机造就了这样的女子?

如果不是平静地寻找灵感写诗的主线,救赎的故事可能会变得奇情诡谲,会让人想起去年奉俊昊的《母亲》。当时《母亲》也同样让人惊艳,只不过和《诗》比起来,就显得还是过于专注悬念,有一点底气不足的虚心。但如果没有李沧东的功力和尹静姬的演技,这部电影也有可能会滑往同样的异色的境地。尹静姬把一切都演绎得让人信服,她已经老去,但仍然有不可思议的美丽。她似乎总是停留在爱幻想的少女时代,也始终对人温柔,温柔到了言听计从的地步。东方人大概更能够理解这部电影里的隐忍和奉献,那些没有说出来也没有拍出来的情感跌宕,就好似古代山水画和诗歌里的留白,不在那里,但让人心中别有一份沉甸甸的感觉。现在的电影很多时候都要面对信息过满的诱惑,总要在对话里加上太多的前因后果,而《诗》里面却很少有前史的交代。杨美子的女儿是跟谁生的?她有过什么样的故事?为什么孑然一身?这些都没有任何交代,但是光靠尹静姬的表演,这个人的状态就十分饱满而不具有侵犯性地凸显了出来。

在63届戛纳电影节上,李沧东凭借此片获得最佳编剧奖。

这些年来,自杀已经成为韩国最经常的新闻,不论是前总统还是艺人,都经常做出舍身的举动。去年跳崖自杀的前总统卢武铉,曾经是李沧东非常相信的人——在竞选期间,他为卢武铉站台拉票,后来还担任过文化部长。杨美子的故事让人想起卢武铉,因为妻子的不当举动而自杀赎罪。这样一想,这部《诗》也很像是李沧东写给卢武铉的一首挽歌。这种刚烈的耻文化,曾经是东方文化里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不过现在有人说那是美德,有人却说那是脆弱。

杨美子的诗,在影片的最后出来。一连串的空镜头好似是她的主观镜头,一路去到女孩纵身一跃的桥上,这时女孩的声音和形象加入,好像是她内心的那个少女和自杀的少女合为了一体。这一连串的空镜头和画外音的结合,恐怕以后会载入电影史吧。那些流淌的河水、奔驰的火车,都好像在诉说着什么,但你完全无法说出那到底是什么,只觉得心中似乎也有一条奔流的大河。

本文由美高梅游戏官网娱乐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漫谈美子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