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私人订制》第二个故事解析,它到底讽刺了谁

       我之前和朋友聊过五代六代的任务问题,大言不惭还得出个结论,六代要回归自身,重新审视自己,还规划了七代导演的任务,说起来挺可笑。

《集结号》里的个人与历史的思索,《唐山大地震》里的人性,《1942》里的反思,都是一般贺岁片所不可比拟的。但是,除了《集结号》外,其余的两部片子都饱受争议。汶川大地震之后,冯小刚拍了《唐山大地震》,在外界看来,这又是冯小刚式的商业嗅觉电影,而对于作品的内涵却鲜有涉及;《1942》更是遭遇了票房滑铁卢。中国人似乎很厌恶苦难,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忘记了苦难就是我们人生的常态。

那么“雅”呢?在哪里?什么标准?有什么实例?他们自己也说不清。
这帮孙子现在他们为了糟践《私人订制》又说《甲方乙方》好了,《甲方乙方》刚出来的时候他们又怎么糟践的?《红高粱》获奖那阵子恨不得骂成了天下第一烂,《大红灯笼高高挂》等一系列张艺谋的获奖电影都被说成了“讨好”,“献媚”,“崇洋媚外”“庸俗地表现中国人的丑陋”,那帮变态影评人的前辈们我至今还记忆犹新,他们的无耻代代相传,从不懂什么是良心。

       冯小刚很会为人处世,会说话,会办事,为人顺滑,对华谊感情好,不小心得罪不少人,也没得办法。

《集结号》、《唐山大地震》、《1942》、《我不是潘金莲》、《芳华》,都是有深度有思想的好电影,冯小刚正在践行着他的电影梦。

“权威影评人”们似乎不懂哲学逻辑,他们随心所欲地用“商业”一词就把导演含辛茹苦的作品踢出了艺术圈,因此就有了《私人订制》的第二个故事。

       贾樟柯的审美和我很像,这就是我喜欢他的原因,冯小刚又率直,我也比较喜欢他,得,千万不要让我来打个分,打分这种东西就是感觉的断裂,如果所有用数字来衡量就是去那种缠绵感情的独一性了,比如我找一个女朋友,定了标准,长发,瘦等等,然后为你生命中出现过的女孩子打个分,怎么行,打了最高分或许不那么贴近你吧,所以对一部电影的态度就是不打分,它是什么样子的,就那样,但这时候的问题还是,票房真的说明一切了?前段时间有人卖画,有的艺术评论家站出来了,说,画卖的很高那些你们就甭批评了,价值嘛,人家定下来了,这就是真俗,冯小刚似乎倾向这一点,俗嘛,谁不是,你贾樟柯不俗,片子都不上映了,有什么用,电影就是一俗事,这一点没人能改变,走马灯来的东西就是娱乐,大家乐呵一下就完了。

为什么冯小刚不好好拍他的贺岁片,非得拍这样的正片电影?

看不懂的观众主要是不知道故事的由来,有人以为冯导讽刺某艺术,有的以为讽刺的某导演或为冯导自己抱不平,如果仅仅是表面化这么简单,它就不会招人骂了。
再说现实中哪有那么个导演,商业片巨成功后堕落到去拍“艺术片”的境地?嘲弄了一件没影的事,难道冯导真的脚不沾地了?到底讽刺了谁?答案:权--威--影--评--人。

       我对于这些个导演的看法还是受到了陆兴华先生的影响,按照陆兴华的年纪,他也算是个六代知识分子,极端厌恶五代,比如涉及到了文革的电影,陆老师就不遗余力地骂起来,说什么是反思文革,明明就是缅怀,还加了一些奇怪的感情,要知道陆老师是不反文革的,姜文和冯小刚都怀念文革,那时候开心,六代就在这里和五代断裂了,我们没经历过文革,不谈也罢,五代就怨念,你不知道文革还说什么中国文化,你们关注什么人性,不雅和我谈论哲学,你随便拿个黑格尔出来吓唬人干嘛,我说的都是我和王朔的人生哲学,靠谱吧。

冯小刚、贾樟柯和姜文,都是我喜欢的中国导演,他们都是错位时代的妥协者。希望他们能拍他们想拍的电影,能过审,不被剪,能上映,那么中国的电影就有希望。

我也十分困惑,为什么他们一定要那么写评论呢?是有人授意还是为了脸面?公正地评价一部电影会死吗?再说正面的评价一部电影跟你的脸面有什么关系?跟大众站在一起降低了自己的身份?

       冯小刚不喜欢《发条橙》,说这个人性太绝望,我觉得没必要,他代表的是精英阶级,也爱三亚的风景,从《非诚勿扰》到《私人订制》这个导演似乎偏爱雨天,拍了不少雨戏,看着挺小资挺舒坦。

冯小刚,错位时代的妥协者,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并懂得如何隐忍如何争取。他接着拍贺岁片,这为他积攒了名声,这些名声就是他以后拍专属于自己电影的资本。期间他也时不时的拍一些他想拍的电影,像《集结号》、《唐山大地震》、《1942》。

这些“影评人”,可能是出自ZF授意的人、可能是权势人物的枪手、可能是喜欢孤芳自赏的变态、可能是水平低地位高的混世魔王、可能是不懂电影却恬着脸瞎评论的普通群众……反正就是那么一群混上了主导舆论的人在影评界大行其道,有人编出了“艺术片”“商业片”这两个永远找不到标准答案的名词。

       六代和五代不同还在于他们学了一套完全不相同的理论知识,六代学了西方的,西方的先进也是拍给西方人看的,所以王小帅,张元们得了奖,国外的,禁了,没办法。

​的确,上世纪九十年代,冯小刚和王朔由电视制作转向电影领域后,开创了贺岁喜剧片时代。从刚开始的《甲方乙方》、《没完没了》,到近些年的《非诚勿扰》、《私人定制》,近二十年的时间,冯小刚一直在迎合着中国中产阶级的审美情趣,随着商业的大潮,高举贺岁档的大旗,为疲软的中国电影注入了某种活力。

故事的主角不是画家、不是音乐家、而是电影导演,那么它就是暗指“影评人”了,没有他们胡诌的“雅”“俗”,导演当然不会在意自己的作品是不是“俗”,他只知道奉献最好的作品给观众,说白了,就是那帮“丫的、装大尾巴狼”的把导演搞疯了。

       《私人订制》票房好,这就什么都好了,五代导演全去拍商业片了,从张艺谋到冯小刚,忙的不亦乐乎,六代不怎么开心了,贾樟柯也转了行拍了《天注定》也成了商业片的导演,宁浩导演的定位其实就简单多了,一直低成本商业片,有什么,特别是《无人区》从禁映到上映,不仅吊足了我们这帮电影屌丝的心,最后的上映也没让几个人失望。

美高梅在线登录网址,谢晋是第五代导演的佼佼者,一部《芙蓉镇》足以让他名垂影史。相对于谢晋,作为第六代导演的冯小刚,似乎拿不出一部像样的电影。说起冯小刚,人们大多会给他贴上贺岁片、冯式喜剧的标签。

大导演李成儒无疑是最生活化、艺术化的导演,他受到了大众的认可和追捧,也受到了专业机构的嘉奖,但是不管你是得过奥斯卡还是金熊,在那帮“丫的大尾巴狼”的嘴里统统给你冠上“俗”的帽子,导演急了,一定要升华到“雅”的层次,却又找不到“雅”楷模和标准,无奈只有推理:既然大家喜欢的都是俗的,那不喜欢的就一定是雅的!既然美的东西都是俗的,那丑的东西就一定是雅的了。对于血液里流淌着艺术细胞的天才导演来说,去接受晦暗、沉闷、乏味、无聊的“高雅艺术”,没有不“雅”过敏的,只有换血!后来就有了换血弹棉花一幕。这辛辣的讽刺狠狠地括了“权威影评人”的脸,所以他们只好顾左右而言他的冷嘲热讽,就不给你往点上说。

       单说冯小刚的电影的真实感,不装,有什么说什么,别在那装什么深沉,在《甲方乙方》里面就说了,这个秘密就是:打死我也不说,这就是谜底啊,你们猜去吧,明眼人倒是猜得出来,不明眼的就什么都不懂了吧。

在《十三邀》里,当许知远问冯小刚这个问题时,冯小刚有着非常精彩的回答:我今年都五十八了,快六十了,时间不多了,我想拍一些我想拍的东西,不像宁浩他们,他们还有大把的时间。

二是有些权威很自恋,他们才不愿负责任去引导大众的审美,而是要影响大众的视听,标新立异,让大家注意自己。

       冯小刚开骂,不出乎意料,这个“小钢炮”一直爱骂。我挺喜欢冯小刚的,不爱装,真诚,大院儿里长出来的孩子,天生爱讽刺,当还顾忌点什么。

原来,冯小刚并不是真正喜欢拍贺岁片,在他内心深处还有更深邃的东西存在——对社会的批判。

我猜测原因有二:一是ZF为了掌握话语权,希望把有的东西搞得越模糊越好,比如“艺术片”、“商业片”,这样他们才有了更广阔的的空间来指鹿为马(抬高一部或贬低一部)

       以姜文,小刚著称的五代导演们,爱讽刺顾忌也就这俩兄弟,姜文和冯小刚有不同,姜文拍过 《太阳照常升起》,让大家饶了个弯没看懂,冯小刚不拍这个,他在《私人订制》里头骂,这种高雅咱们不懂。

电影《芳华》海报

估计《私人订制》的第二个故事有千分之一的人能看懂就不错了,为什么?因为那是艺术圈的怪事,老百姓没几个明白的,显而易见,明白的那些人,一是圈内人,二是掌握话语权的“权威人”,三是一定水准的电影爱好者。至于喜欢嗑着瓜子看电影消遣的观众当然不知道怎么回事,骂《私人订制》的影评人应该是明白的,只是他们的心歪了,他们脸红心跳冷汗淋漓地故意往一边摺,故意的误导大众。还有些写影评的人可能真的没看明白,这些人就撒泼尿浸死得了,没看明白啥意思还有脸写影评?

       我不懂民工,但贾樟柯懂,你说你懂,拍了《三峡好人》,审丑,不好看啊,同期上映的有《满城尽带黄金甲》,贾樟柯在北大放映厅也怨念了一把:你们都去看黄金了,还有谁关心这个好人啊,贾樟柯不喜欢五代导演,在他的《贾想》里说过,五代也不喜欢六代,但是六代的奖越来越多,没办法,这逼格越高,看不到也是精品,估计冯小刚想骂了,急了,你说你们装什么懂,他可能真的没接触过,我不拍艺术片了,这艺术片谁爱拍谁拍,他在自己的电影里吐槽:电影嘛,就是从走马灯开始,不是什么高雅艺术,我说,你们都别装。

​自从《私人订制》败北后,他时隔三年推出了《我不是潘金莲》。这部电影不是贺岁片,不是喜剧片,而是一部揭露当今社会政治问题的电影,是一部冯小刚想拍的电影。这部电影的确非常出彩,超出了我对冯小刚的预期,以农村妇女告状的视角,揭露了官场的种种阴暗面。这部带有贾樟柯式的电影,也给他带来了荣誉。

下面我就给广大读者讲解一下《私人订制》的第二个故事,先别急,这需要些铺垫,看到最后你什么都明白了。

       为何你要坚持把人性丑陋的一面展示出来呢,我讽刺一下就好,没必要那么认真,冯小刚在微博里说他的《私人订制》讽刺了权力,说实话,我比较笨,我没看出来,倒看到了他对于权利的另一种奇怪的解释:正因为群众里面有坏人,所以权力导致了腐败,他太喜欢讽刺了,总是一句话没理解又到了另一句话,似乎在《私人订制》里面把一年的怨气发了个遍,和《甲方乙方》比起来少了很多情怀,多了几分怨念,抱怨大众是知识纳粹,当个导演也不容易。

今年,冯小刚携手著名作家严歌苓,推出了电影《芳华》,这是一部反映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文工团的电影,它不是贺岁片,不是喜剧片,而是冯小刚想拍的电影,是对个人被领袖推着走的深刻反思。不过《芳华》的档期曾被推迟了,原因不得而知。在近期上映后,获得一片好评,勾起了人们对那个狂热时代的整体记忆。但是,这是一部被某局阉割的电影,比如“活雷锋”刘峰被批斗的画面就被剪了,众所周知,“批斗”是文革的代名词。

不管是哪种,因为昧着良心,不敢认真细致地正面去评价一部大众喜爱的影片,(正面地评价了“商业片”就等于承认了它的艺术价值,可他们若是推崇了某“艺术片”又怕招来大众的质疑让自己尴尬)所以他们评价影片时总是把自己陷入自我矛盾之中,难以自圆其说,干脆冷嘲热讽,一个“商业”!“俗”就把作者踢出“艺术”的范畴,至于“雅”是什么,就根本不敢提了。

在九十年代,冯小刚拍出了几部他想拍的电影,如《一地鸡毛》和《月亮反面》,这些电影都在批判或讽刺当时社会的问题,结果可想而知,没过审。但是,他不想放弃,为了拍《一声叹息》,他不得不承诺先拍完《甲方乙方》和《没完没了》,才得到拍《一声叹息》的机会。

这就是中国电影评论界的现状,归根结底还是体制造就的畸形,艺术家为了“高雅”只好去追求弹棉花了。

但是,这绝对不是冯小刚的全部。有时他也会给我们带来某些惊喜。

如果我们执意要把所有电影都归到“艺术片(雅)”、“商业片(俗)”两个类别里,我们将会陷入到哲学难题中:到底什么是雅?什么是俗?分界点在哪里?有点理论水平的人都能明白,艺术的东西是见仁见智的,根本做不到非此即彼的,对比鲜明的还好说,而中间地带的作品最多,是最难以将差别量化来区分的。艺术的鉴赏是需要多种级别的划分,才更大地接近科学性,而每个级别里都有其不同的艺术性。

看到这读者可能诧异:不会吧?那两个词怎么能没有标准答案?
您要好信儿您就去搜吧,没事想吧,国外的很多艺术片都是商业片,而国内的艺术片根本没有,商业片又很少,某些“影评人”还说中国导演大多是拍艺术片的,可是“艺术片”的实例、典范在哪?细究起来你根本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他们的评论,要么云山雾罩、要么空洞无物地辱骂嘲笑,“商业”成了他们轻蔑电影的工具,张嘴便是“好莱坞的商业化”、“工业化”“模式化”,仿佛好莱坞根本没有艺术,这一招很万能,国内的导演干得漂亮了,又哪个被他们说出好了?“张艺谋就是搞摄影的”“冯小刚就是拍小品的”概括起来就一个字“俗”!

本文由美高梅游戏官网娱乐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私人订制》第二个故事解析,它到底讽刺了谁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